宋卫平首度回应传闻:我没抢公章,也不在现场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1-22 05:07

导语

宋卫平接受了《中国企业家》记者独家专访,对绿城之争中流传甚广的一些消息,如“宋卫平率领100多名保安抢公章”等,给出了自己的说法。

作者:黄秋丽 谢静

“11月19日那天我一直在玫瑰园酒店开会,根本没有到绿城总部。”11月28日晚间9点,在绿城玫瑰园酒店长廊,绿城创始人宋卫平接受本刊记者专访,首度回应此前沸沸扬扬的“抢公章”事件。

11月19日,宋卫平带保安到绿城总部抢公章的新闻轰动一时,让人大跌眼镜。宋卫平的陈述与上述流传甚广的说法相差甚远:

“11月18日晚上,绿城董事会做了个决议,准备免掉田强。当天晚上他们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并且19号做了一些反向的动作——融创派在绿城总部的大概有二、三十个人,他们把在杭州融创的工作人员都叫到绿城来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调了多少人,说是三个会议室全部坐满。这就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要不要清场?我怕引起冲突,早就做了预案。保安什么的都很多,不愿意走就有动手这种可能性。所以那天我就骂陈恒六,你们竟然敢拿普通员工的生命为赌注。”

宋卫平说,“那天我如果到了那个地方(绿城总部),这个局面有可能就更加温和一点。看到别人把场地占了,很可能皱皱眉头就说算了。到了我这个年纪,不大愿意拿员工身体健康做赌注。说实话,这种对抗升级我不愿意看到。”

宋卫平一位助理说,当天没有接到宋卫平要用车的通知,“其实调一下绿城总部的监控录像就知道,宋总到底有没有去。”

11月18日、19日一直陪同在宋卫平身边的一位人士讲述了这件事的细节:

“11月18日夜间,绿城董事会作出了一项人事任免令,免除田强绿城集团总经理、同时聘任应国永为新任绿城集团总经理。原本宋卫平是想通过绿城的OA系统发布的,但是他发现自己无法在系统上发布。这下把把老宋搞火了,由于股权没有交割,绿城中国的董事会并没有变更,老宋说我还是事实上和法律上的董事长,为什么连公司的OA都不能用?于是第二天让应国永去绿城总部宣布。

陪应国永去的还有原来绿城台州公司总经理洪高明,同去的还有5、6位保安人员。应国永找田强谈话。这时绿城中国财务部门一位员工找到绿城综合管理部负责公章管理的女性员工,说寿柏年需要为一笔贷款盖章。

根据公司规定,上市公司公章由寿柏年管理,并由该名女员工专门负责。

但在这名女性员工跟随其去财务部门盖章回来的路上,意外遇到两名男性拦截要拿走公章。这名女员工就用手护住公章,在争抢中动静越来越大。洪高明听到声音后出去查看,发现两个男人在抢公司公章。那怎么行?结果就动手了。那两个人根本不是洪高明的对手,公章也没有抢走。停手之后达成的共识是,如果不放心,融创、绿城各派两个人看着公章。其实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

到了傍晚6点多钟、事情结束之后,绿城中国高管陈恒六到玫瑰园酒店找宋卫平,说大家和气生财。宋卫平就骂他拿员工的生命做赌注。”

19日下午几乎与这件事同步,有人发布消息说,宋卫平带人抢公章、绿城武斗,还来了130多个武警什么的。“这是谣言,当时我们就报案了,现在西湖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发布这条消息的是杭州的一位记者,他还是一家公关公司的股东。”上述人士说。

目前,本刊记者正在联系洪高明,杭州公安局西湖区派出所,以及上述第一个发布“宋卫平抢公章”消息的记者。

上述人士说,在这桩收购案中,有些公关公司、自媒体一直在推波助澜。他还声称,“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绿城中国支付给北京、杭州公关公司的详细财务数据。”

11月中旬以来,融创、绿城收购案进入了双方博弈的白热化阶段。11月5日宋卫平对外正式回应要回归绿城,但到了11月中旬,宋卫平的态度两度反复。

11月13日凌晨宋卫平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很委婉地表示可能有多种结果,也有不回去的可能。

外界流行的分析是,宋卫平没有筹到足够的钱。但上述与宋卫平密切的人士否定了这种说法,宋卫平不回去另有隐情:“孙宏斌是从融创中国拿的钱收购绿城中国的股份,他拿的是上市公司的钱,如果绿城的股份不交割,根据香港的法律,孙宏斌就会面临刑事责任。

11月10日开始,融创的管理层开始不断施压,当面警告宋卫平团队有关法律风险,并且说要告宋卫平商业欺诈。但这边孙宏斌却来求宋卫平,说如果不能交割股票我就要坐牢了,宋卫平当场就答应了交割股票。老宋跟我说,我不能做这种事情。我当时跟宋卫平说,不管签不签,你得听听律师的意见。老宋还跟孙宏斌打电话说,我们都让律师去咨询下怎么交割,会有什么风险。

11月11日晚上11点,宋卫平见了绿城的律师。这位香港律师透露了一个消息,融创的人让他不要把香港证监会的相关意见翻译那么清楚。这个细节引起了宋卫平的怀疑,于是我、老宋和律师3个人仔细地研究了香港证监会出具的意见函。

发现核心信息有3条,一是本交易正在等候裁决;二是在本裁决做出之前不得交易;三是如果双方强行交割股票,由此产生的司法后果(甚至刑责)由双方各自承担。

这与同一天融创律师出具的意见完全不同。宋卫平就更加怀疑,于是问律师,到底香港证监会的函件到底有没有发给绿城?律师说已经发过了,早在7月份就已经发了。7月份宋卫平一直催孙宏斌交割股票,但是孙宏斌说不着急,正是因为孙宏斌看到了这份函件,而宋卫平一直没有看到。意识到香港证监会的意见函被派入绿城的融创团队截留之后,宋卫平当场拍案而起,非常生气。也正是这份香港证监会的函件,让宋卫平对孙宏斌彻底失去了信心。”

11月13日开始,绿城收购案开始进入戏剧化发展的阶段。这一天,《夏一波“举报”自己夫妇俩及孙宏斌确是一致行动人》的文章开始流传,称为了回归绿城,宋卫平夫人夏一波向香港证监会举报宋卫平和孙宏斌是一致行动人,要求终止收购协议。

11月17日,夏一波现身杭州绿城玫瑰园,举行小范围媒体见面会称自己与举报信没有任何关系,并表示要起诉诽谤她的媒体。另外关于宋卫平赌博“再去澳门就剁腿”、宋卫平与围棋美女的绯闻开始流传。

这些更加激怒了宋卫平,也坚定了他回绿城的决心。11月19日,宋卫平对外发布一封2500多字的声明,回应“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以示重回绿城的决心。同一天发生了外界传说的“抢公章”事件。

融绿收购案的最新情况,《中国企业家》新媒体将随时更新。



本文永久链接:http://house.xjeh.cn/article/g/15474978.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