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钧:VC是靠赌信仰的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7 21:00

【内容简介】复星昆仲资本是复星集团旗下的高科技风险投资基金,管理着一支2亿的美元基金和一支8亿的人民币基金,主要关注的投资领域包括金融、医疗、O2O、在线旅游、在线教育、中小企业服务等。目前共计投资41个项目,主要在Pre-A、A、A+、小B这几个阶段。

与王钧约在酒店咖啡厅的见面是在深夜11点,彼时王钧刚从机场赶来,如今复星昆仲已在北京、上海、深圳以及硅谷均设立了办公地点,高强度的出差往返对于王钧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和王钧交谈是非常轻松的一件事,作为一名投资人,王钧的确十分健谈,言语的风格很是风趣幽默,丝毫没有大佬所谓的距离感,经过简单的相互介绍得知王钧是东北老乡,并且和我一样都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后,我们便从王钧早期的职业生涯开始聊起。

从“码农”到投资人

王钧1995年从北大毕业,之后就去了美国,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Oracle的互联网部门做产品研发和产品管理,在那里王钧一呆就是6年,直到2003年离职去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攻读MBA。毕业后,王钧加入了亚马逊的AWS部门。当时正是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期,王钧开始有所察觉,于是在2005年底,他离开了亚马逊,回到国内加入了麦肯锡中国。

“像我这种洋插队十年两眼一抹黑回来的,麦肯锡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帮助你快速进入到国内的商业环境,麦肯锡的人脉网络很强悍,你会看到基本上每个团队都有在麦肯锡做的不错的合伙人,另外麦肯锡的品牌对我日后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所以说您之所以后来进入投资行业也是和麦肯锡的这段经历有很大关系?”

“其实做VC这件事真正还是跟我原来学计算机、在湾区、硅谷受到美国当时的创业文化影响,当时大家都喊着要改变世界嘛。所以说从根儿上讲还是跟美国这些IT公司、创业企业混的时候感触更深”。王钧回答道。

在麦肯锡的两年,王钧快速的摸清了国内的商业模式,于是抱着出去闯闯心态,王钧在2006年底离开了麦肯锡。“当时的确是没有找到特别好的startup(创业公司),结果因缘巧合,就进入到鼎晖创投了。其实当时大家都是有点小梦想的,因为赶上一个特别好的时候,那时我们和国内的几家主流VC基金差不多是同时起步。”

王钧说自己在鼎晖投资的案例不多,但实际上他的命中率很高,像王钧投资的汉庭、学大教育、保利协鑫都已成功上市,风行在线也被百事通等并购了。他说这和鼎晖创始人老吴(吴尚志)的性格有关系,鼎晖整体的风格比较稳健。

学大上市前险些卖给新东方

说起学大教育,王钧多少有点感慨,学大是王钧在鼎晖投资的第一个案子,并且王钧后来还亲自出任了学大总裁并带领公司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学大这个案子是王钧感情最深的。

说起王钧加入学大的契机,实际上是当初学大上市遇到了困难,当时董事会的计划是想上A股,结果证监会和教育部表示学大是个有公益属性的公司,不予上市批准。所以当时董事会也存在争议,有人提议卖给新东方,“的确,卖给新东方是一种选择,当时也确实能卖一个好价钱”,王钧回忆道,“可几位创始人当然想独立发展继续把公司做下去,不想就这么放弃了”。于是按王钧说的,自己就在这个时候进了公司,出任公司总裁并负责公司的重组赴美上市计划。美国当地时间2010年11月2日,学大教育正式挂牌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彼时中国赴美最大的教育类IPO。

“现在哥几个混的都不错,我07年刚投学大那会(学大)才1000万收入,直到10年上市学大已经是十多个亿的收入了,所以说这个案子我还是真的很有感情的。”王钧笑着说道。

然而“爱折腾”的王钧绝不会就在此止步了,2012年1月12日,学大教育对外宣布公司总裁、董事王钧由于个人原因追求其他兴趣而辞职。

没错,王钧又回到VC行业了。

与郭广昌相识,成立复星昆仲资本

王钧并不是因为受到郭广昌的邀请才离开学大的,那是之后的事情,王钧所说的“其他兴趣”指的就是做投资,这才是他真正喜欢的。王钧回忆起在学大做总裁的时候,基本的生活方式就是从早上9点开会到晚上9点然后一周重复六天。于是从学大出来后王钧就开始和原来鼎晖出来的几个兄弟一起合计做一个基金。

王钧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是在12年秋天接触的,当时郭广昌想成立一只专投早期项目的VC基金,而彼时复星集团的CHO刚好又是王钧之前的同事, “当时也在跟很多家在聊,不过谈来谈去还是觉得复星这边最靠谱。”王钧告诉亿欧网。

说起复星集团的战略,郭广昌曾对王钧表示,“你是做VC的,集团不会告诉你、干预你去做什么事,复星昆仲存在的价值是告诉我未来在哪,我宁愿承受折一两个案子,但我要知道正确的方向。”所以此前也有人将复星昆仲比作复星集团旗下的“特种兵”、“先锋部队”。

提到郭广昌的时候,王钧说自己得恭维老郭几句,“老郭这年头了还从早忙到晚,经常还十一二点开投决会,也就是说奋斗的精神还在。”他个人也比较认同郭广昌投资的大思路,“老郭的投资视野相当宽广,buyout(并购)也搞,二级市场也弄,所以说他对行业信息还是十分敏感的。”

于是在2013年初,复星昆仲资本正式成立。最终选择了复星,王钧表示不仅是因为郭广昌的投资视野,也是很看重复星在行业内的品牌、产业深度,这些对他后期的投资帮助还是很大的。

关于王钧本人于复星昆仲资本的创业故事就先说到这里,下面是王钧对行业的一些观察与思考,为了保证王钧的原意,我将这一部分处理成了问答的形式。

复星昆仲资本的投资理念

记者:您怎么看待VC这件事情?

王钧:VC这件事不是靠算账的,实际上是赌信仰的,就是你究竟相不相信这个事能跑出来。上一波VC做的好的都是往死里赌电商的,那会儿甭管是阿里还是京东都亏的厉害,但有些机构就是能认准了一直往里砸,结果事实证明还是不错的。

其实当时在鼎晖的时候我们也讨论过,就是说中国的环境,零售究竟能不能跨越线下的大发展阶段,直接跨入电商阶段,当时大家持有不同意见,因为实际上如果对标美国的话,美国是经历了线下大发展之后才迎来了电商阶段。不过最后事实证明在中国,电商等于是跨越了线下直接高速发展,尤其是在二三、四线城市传统零售不发达的地区特别明显。

记者:那您担心投错案子吗?

王钧:说实话做VC其实不怕投错一两个案子,最怕的是赌错方向。05年的时候清洁技术如日中天,一个大的主题就是说环保,让世界更美好,像当时太阳能、风能,你说牛逼不牛逼,然后08到09年融了很多钱,当时很多基金都玩命赌在那一条道上,到最后死了一大片,所以绝对不能有跑道性的错误。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06年投资的主要是大消费,像酒店、旅游这些,现在创业没有一些技术、模式上的创新没法弄了。那会国家GDP闭着眼都涨10%,你一个牛逼的公司不涨个20%-30%都不好意思说话,翻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现在这个情况变化蛮大的,现在整个经济都在往创新上转,所以复星昆仲很大的程度上在投创新,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和产业有深度结合的,现在是“+移动互联网”,像金融保险、医疗健康、教育培训、文化体育这些产业都是慢热型的,但都有一定壁垒,而且是巨大市场。

记者:那么复星昆仲都划了哪几条“跑道”呢?

王钧:“一个是新市场,国际市场与农村市场。说白了就是国内不行了搞国外,城市不行了搞农村;第二个就是我们说的消费互联网搞不动了搞企业互联网,交易型B2B、企业服务SaaS等等。第三、就是一些垂直行业像移动医疗、教育培训,你说现在谁牛?像我们投的挂号网现在算估值高的了,那不也才十几亿美金么。四、技术创新,可能未来是个长线的创造价值的东西,比如说大数据、人工智能这类。

记者:今年to B市场看起来非常火,浮在面上的投资案例就有100多起,您觉得to B市场可能产生或已经存在了一些泡沫了吗?

王钧:这个事情我是这样看的,企业成长发展都有个S曲线,很多创新的东西在市场上被接纳都有个明显的周期,往往是容易短期被高估,长期被低估。我们从13年就布了很多移动互联网的事,我个人是很坚定的相信中国的中小企业服务诉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会爆发的,就是看你能不能catch住这件事。又比如说O2O,其实长线来说我是看好懒人经济、共享经济这件事的,只不过前一阵炒得太凶了,死了很多企业,不过等优胜劣汰死的差不多了,O2O这件事长线会发展的很好,同理B2B、企业服务也是一样。

记者:那您认为明年的B2B市场热度会有所减少吗?

王钧:现在B2B往上走的很快,你要说会不会往下走,我觉得肯定会有个过滤的过程,不过具体这个时间是明年年中还是后年年中我也不知道,谁也没法去预测的那么准。但最近确实有很多基金,比如说我最近参加研讨会的时候,我说你们都看什么呢,都说企业互联网,to B的春天来了,但确实有个过热的风险。

记者: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基金是跑量的,感觉复星昆仲的投资风格还是偏稳的,关于这一点您怎么看?

王钧:这个其实你要看跟谁比,大家策略不一样,跑量有它的好处,因为它不太容易MISS,不过这么玩,撒的广的同时回报不一定会那么高,所以我个人觉的VC这件事还是得有点判断和立场的,想想自己是否确实能帮到创业者,对投的事更认真负责。我们现在投资理念就是尽量挣我能挣的钱,换句话说有些行业我确实能搞得明白,而且有这方面资源的,然后去抓住这个行业目前TOP的企业去投。

记者:您认为传统企业转型、创新的过程中会遇到哪些困难?

王钧:我觉得传统大企业想做体系内创新其实是非常难的,核心的问题还是他最大的结构性的劣势, “左手打右手”,或者用老周(周鸿祎)的话说叫“挥剑自宫”。包括原来我自己管企业是时候也是,你说你要做在线教育,回过头来真是会影响收入利润的呀,影响收入利润就会影响股价,影响股价股东、董事会是会跟你拼命的呀,所以说我现在还是比较看好增量创新的,包括我们现在合作的很多大的企业都是这种所谓的4-3-3的模式,团队占40-50%,出资方占20-30%,资源方占20-30%,就是说你把一些好的项目拿出来单独孵化,这样成功的概率会高些。

记者:您觉得VC行业是否也需要有一些创新?

王钧:肯定是需要的,只不过现在有些是小的忽悠式的创新,有些是实在的创新。回到这个问题的本质,VC为什么能挣钱,从大逻辑上讲,一个是挣判断力的钱,一个是挣帮助企业成长的钱,所以无论你怎么创新,包括组织形式、激励机制、融资回报、分配的创新,从根儿上离不开这两点:第一是你有没有行业洞见,是否真的能集结一帮牛逼的创业者。第二是真能实质性的帮到企业的忙,能让这些企业在你的帮助下,比如说帮企业找钱、找人、或者是企业成长规范化、上市,这个东西最后总会变成收益的,返给我们LP的。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如何看待创业者和投资人这两个角色,在您的内心更希望成为一名企业家还是投资家?

王钧:“实际上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也是创业者的角色嘛,复星昆仲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在创业,我觉得我做venture这件事的确是真有兴趣、喜欢做的事,可能会一直弄下去的。驾驭公司有驾驭公司的乐趣,做VC有做VC乐趣,因为确实好玩嘛,跟年轻人打交道,学习新东西,而且也的确能创造一些价值。

近日,复星昆仲资本所投资的挂号网、和创科技(红圈营销)、8天在线则分别提名了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奖”、“最佳服务商奖”与“最具成长力奖”三大奖项评选,同时复星昆仲资本董事总经理梁隽樟也提名“最受欢迎新锐投资人奖”没错我都说到这了你应该明白接下来我要很郑重的推广亿欧网年度大会了,淡定,继续看下去……

延伸阅读:互联网项目找投资、O2O公司找资金、O2O电子商务项目融资商业计划书

本文永久链接:http://house.xjeh.cn/article/g/15457040.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